小说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章节目录第三千九百九十一章 真的有才华
    萧岩木也不提刚才话题了道:“宫里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就研究好花家还有什么可用之人就行了。”

    “我知道,我再看看这些人吧,废物太多了,可用的又未必好收买,这才是现在不好办的。”

    “那就再等等,再看看,不要着急,大事不能急躁,你以前吃的亏很多都是因为你性子急,这点以后真的要改改。”

    “我不会记吃不记打的,你赶紧忙你的吧。”

    “嗯。”

    萧岩木嗯了一声就出去了,因为自己跟袁素素虽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是互相也都是利用,所以真心没几分。

    袁素素坐在椅子上,也是想着自己的未来,如果真的帮这萧岩木完成大业,以后自己也要早点的给自己一个退路。

    这人越是心术不正,越是想着别人也都是坏人,所以也越是担心。

    相反正义的人,总是睡得好吃得好,至少心里是舒坦的。

    这两天天气很好,玄妙儿收到了莎莲的请柬,到了这个季节又要开始赏菊花了,后天在九王爷府上有个赏花的诗词会,莎莲约了玄妙儿也过去。

    玄妙儿本事不喜欢参加这些的,因为都是女人,去了也就是这些女人之间争斗的事。

    不过莎莲说了萧婉儿也去,这也是婉儿婚前的最后一次姑娘身份参加这种事了,希望玄妙儿也能过去陪着她。

    对于萧婉儿这个弟妹,玄妙儿自然是喜欢的,所以自然是答应了。

    花继业从书房回来看见那个请柬笑着摇摇头:“真的不懂每年都办这东西有什么用?”

    玄妙儿笑着道:“其实还是有用的,至少能选出几个有才华的女子,到时候让京城这些大家族的未婚男子求娶,这不挺好的。”

    花继业一脸不屑:“才华?会写字还是会画画或者会作诗?多少是真的?你还不知道么?并且基本都是为了讨好未来夫君的,真的有才华的,喜欢这些的,太少了。”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大哥,你要求你太高了,再说也不是给你选女人,我就是跟着去凑个热闹,主要是婉儿去,我跟着放心点,这婚期没几天了,可别这几天出事了。”

    花继业听说萧婉儿也去,不反对玄妙儿去了:“这倒是,未必都喜欢看着安浩能娶到婉儿,这京城多少的世家公子以前都盯着六王爷这个女儿呢,娶了她,等于娶了半个六王爷府,估计就算是不为了争夺,也有人想要看见安浩和婉儿不好。”

    玄妙儿听着这么瘆得慌呢:“继业,你说是不是我不该让婉儿去呢?这会不会有危险?不如平平安安的过了这几天才是?”

    花继业摇摇头:“六王爷也能想到这些的,所以六王爷也会有准备,这次都是女人,所以你一定要带着心澈和心静,保护好自己的同时,看着点萧婉儿身边。”

    玄妙儿道:“本来我还想要不要把沫竹带着去见见世面的,现在看着这个情况也不是带着她的好时候了,下次吧,反正这京城一年四季的诗词会太多了。”

    花继业笑着道:“还真是,咱们两只是对这些不感兴趣,以后有机会可以带着沫竹去见识见识,如果她是个脚踏实地的人,我相信以后不会错了。”

    “怎么?你不相信自己的判断?”玄妙儿歪着头看着花继业问。

    “不是,只是经历的多了之后,有时候还是喜欢保留一点。”花继业说完看像了玄妙儿:“你好像对花沫竹有点偏爱?”

    “你说的我也懂,不过我对沫竹确实有点偏爱,是因为感觉她跟我从前的我有点相似,在一个家里小心的活着,然后希望能改变命运,我是因为换了芯,不过她没我的命运,所以我也愿意帮上一二。”

    “我就觉得你是因为有点情怀才会如此的,不过咱们能做的也就是指引,真的怎么走未来的路,还是看她自己。”

    “嗯,我明白,并且放心吧,我除了对家里人,剩下的我都不会傻到十个心眼都给人家。”

    “不傻么?我看看这个小脑瓜。”

    “你别闹,儿子现在会走了,一会你不注意就进来,以后孩子都学坏了。”

    “以后咱们进屋插门,免得那臭小子影响咱们夫妻谈情说爱。”

    “爹爹,要抱抱。”花逸宕迈着小腿进来了,直接扑到了花继业的腿上。

    玄妙儿看着儿子忍不住大笑起来:“你敢把这个四脚吞金兽锁外边?”

    花继业抱着儿子也笑了:“四脚吞金兽,这个名字起得很好,很符合这小子的特征。”

    花逸宕倒不知道爹娘说什么,抱着花继业要骑大马。

    花继业在儿子毫无抵抗力,在地上背着儿子玩起来。

    玄妙儿笑着看着父子两,或许这就是她前世今生最幸福的时刻吧。

    隔天早上,玄妙儿穿戴好了,带着心静心澈,千墨赶车,蒋东升跟随,不算暗卫,和远处保护的人,在花继业喋喋不休的嘱咐下,玄妙儿去了九王爷府。

    她自然是最早来的,因为自己跟莎莲是朋友,自然是早点到了,帮着能干点什么。

    莎莲见玄妙儿来,拉着她坐在花园的亭子里说话,因为干活不缺人,并且这事府上办的多了,下人基本都知道干什么,莎莲也就是在这看看,等着人来。

    所以没来别的客人的时候,莎莲也没什么事,拉着玄妙儿一起说话。

    “妙儿,听说前两天你跟花继业的堂妹闹出点动静?没事吧?”莎莲先开口问这事,也是担心她。

    玄妙儿笑看着莎莲:“行啊,这消息够灵通的,你这不光把后院的消息弄得清楚,这街面上小事你都知道了?”

    莎莲挠了几下玄妙儿的痒痒肉:“你知不知好歹?我是关心你,我现在有了那个铺子,消息自然是灵通,何况你们那天出事的地方就在我那门前,我铺子现在谁不认识你,能不跟我说么?”

    玄妙儿躲开了莎莲的手:“你被欺负我,我家继业说了,要是我少跟头发,他就来找萧大哥讨说法,你可得保护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