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是许心素的故乡,也是他发迹的起点,自从他得到海汉扶持顺利上位之后,漳州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逐渐成为了整个福建沿海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传统,在漳州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许心素的庇护下,许氏家族的成员纷纷涌入商场和官场,十年来升官发财者为数众多,已经逐步成为了福建第一豪门大族。

    而由许氏家族成员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产业,更是已经遍布福建,其中不乏有一些通过垄断经营来获得巨额收益的项目——比如每年从海汉进口的大量商品,便基本上都是通过许氏家族名下的贸易渠道进入福建,其油水之丰厚可想而知。

    类似这样在各行各业中把持利润最多的那部分生意,便是许氏家族目前使用最多的手段。利用手中的特权来挣钱,这在官场上并不稀奇,很多实权官员都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收入。但能像许氏家族这样掌控一省之地的情况,在大忙也还是非常罕见。

    但就算是许心素本人,大概也不完全清楚福建到底有多少产业在许氏家族的控制之下,有多少人在为许氏家族效力。所以当海汉人找上门来,要求协助调查福建本地与西班牙人有贸易往来的商家,许心素也不敢立刻声明说此事绝对与自己的家族产业无关,而是要让许裕兴先进行内部排查规避风险,免得让海汉人拿住了把柄。

    这差事说简单也简单,毕竟福建做跨国贸易的商人圈子就这么大,根据其贸易对象再进一步缩小范围,然后把可疑人员列个单子出来挨个进行调查,十有七八就能找到海汉人所要追踪的目标了。但说复杂也复杂,这些赚钱的买卖背后大多有各种靠山,甚至有可能便是许裕兴的叔伯兄弟之一。生意人都是利字当头,许裕兴要查他们的生意,这些人可未必愿意配合。

    这也就是为何海汉人不愿自己出面调查,而要许心素提供协查的原因之一。如果由海汉人来调查此事,那遇到的阻力只会更大,而且很容易激起民间的不满情绪,远不如许心素出面说句话管用。

    虽然这差事不是那么好办,但许裕兴已经被许心素点了将,他也没有推诿的余地,就算明知会得罪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过此事终归有许心素兜底,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许裕兴身为谍报头目,平时便掌握着方方面面的信息,很快就对如何调查此事有了具体的安排。

    “去将福茂商行的梁掌柜,惠丰号的秦掌柜,还有四海船行的罗掌柜请回来,就说我有事相询。”许裕兴回到自己的地方,立刻便下达了命令。

    他这么急切地开始调查也是有原因的,海汉人那边已经明说了会跟进此事,那他就得赶在海汉人介入之前,先完成对自家产业的排查以规避风险。他点名的这几家都是许心素名下的自有产业,而且有南海方向的贸易渠道,而这些掌柜应该也比较清楚市面上的南海物产销售情况,向他们了解一下相关信息会省下很多工夫。

    许心素名下的商业机构除了基本的贸易职能之外,近年来也在慢慢效仿着海汉的模式,让这些机构的驻外人员担负起搜集情报信息的工作,甚至干脆就由许裕兴的情报机关派出人员,以商业机构工作人员的身份去完成这些任务。所以或许外人不清楚许三公子的真实身份,但这这些商行掌柜却或多或少知道许裕兴可不是什么潜心修道的隐士高人,而是手中掌握着特殊权力的秘密情报官员。

    最先来报到的人是四海船行的罗掌柜。其实四海船行所在的位置是在漳州城外的九龙江畔,也是接到通知这三人中最远的一处,不过这罗掌柜的家在漳州城内,而且离许裕兴办公的地方就隔着一条街,所以他反倒是第一个接到通知赶过来的。

    四海船行旗下有大大小小的商船货船上百艘,在整个福建都算是排得上号的大船行,其贸易范围甚至比海汉的控制的地域更大,菲律宾群岛自然也在其中。而掌管四海船行的这位罗掌柜说起来也不是外人,早年间入赘到许家,如今也可算是半个许家人。只不过他入赘的那一房与许心素只算远亲,所以这罗掌柜在许心素面前也只能以下属自居,并不敢卖弄亲戚关系。

    许裕兴没跟对方明说自己要调查的具体事情,只问他近期四海船行是否还与菲律宾群岛的西班牙人有生意往来。

    “三少爷,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船行跟西班牙人的买卖,在前年年底就停了,这都有一年多了!当时老爷亲自下令禁止我们的商船再前往马尼拉方向,后来过了几个月才知道原来是那边打仗了。”罗掌柜连忙向他说明了情况:“打完仗马尼拉那地方不就归了海汉人了吗?据说西班牙人缩到更南边的地方去了,我们从当地收购土特产,就改成跟海汉人做买卖了。不过要说起来跟这两家做买卖也是各有利弊,不好分出高下。”

    “哦?这怎么说?”许裕兴对于超出自己所知范围之外的信息也很有兴趣,当下便向罗掌柜追问道。

    罗掌柜应道:“海汉人做生意爽快,讲信用,钱货结算也方便;西班牙人虽然有点难缠,结账喜欢拖拖拉拉,但他们购买我们的货物,出价可比海汉人高多了。而且海汉人自家的海运业发达,他们从福建自行采购货物运去马尼拉,花销要比我们运过去卖给他们低得多,所以我们的船如今去马尼拉往往没多少东西能卖到当地,这条贸易航线的收益比起以前自然也要差了不少。”

    许裕兴沉吟一阵才继续问道:“那你可知本地有其他商人悄悄在继续跟西班牙人做买卖?可有什么躲避监管的办法?”

    罗掌柜应道:“偷偷摸摸跟西班牙人做买卖的人,有是应该有的,毕竟西班牙人出得起价……若不是老爷定了规矩不能跟西班牙人继续做买卖,那小人也想每趟多赚些银子回来啊!至于躲避监管,只消在去的时候装上西班牙人要买的东西,先去西班牙人的地方完成交易,回程的时候去马尼拉停泊几日,在当地再采买一些东西,这不就天衣无缝了。这办法简单易行,肯定会有别人也能想到如此操作,只是具体有谁在这么干……小人却是不知,毕竟行事之人也肯定不会主动卖弄这种要被治罪的事情。”

    为了配合海汉对西班牙殖民当局的物资封锁,许心素在去年向福建海商公布了新的规矩,即禁止与菲律宾群岛的西班牙人进行贸易,违者将以通敌罪轮处。这个规矩出来之后,的确有效地抑制了相关的贸易,但未必能够达到完全禁止的效果。而罗掌柜所说的方案,的确能够有效地规避官方和海汉的监察,肯定会有想趁着贸易封锁这个机会发大财的商人继续与西班牙人保持贸易关系。

    送走罗掌柜之后,第二位到来的是惠丰号的秦掌柜。惠丰号其实是一家以钱庄为主要经营项目的商业机构,可以为民间提供金银兑换、银钱交割等业务,同时也是海汉银行在漳州的主要商业伙伴。海汉银行在漳州只有一个办事处,但惠丰号却有多家分号,而且能够通存通兑海汉银行开出的支票,对本地从事跨国贸易的商人来说极为便利,这就使得这间地方钱庄有了比较稳定的客源和生意。

    这位秦掌柜虽然不是许家人,但却是许心素身边头号幕僚董烟云的外甥,而且后来还迎娶了许家女子,也算是结下了姻亲的可靠关系,地位要比四海船行那位入赘许家的罗掌柜高出不少。许家的现金财产有相当一部分常年放在惠丰号作为运作资本,也足见许心素对其信任有加。

    论年纪秦掌柜比许裕兴大了足足一轮,但论辈分两人却是同属一辈,所以

    两人见面还是以兄弟相称,比起先前罗掌柜要亲近得多。

    “今日请秦兄过来,是想了解一下,近期可有商家用大笔西班牙银币来兑换官银?”落座看茶之后,许裕兴便开门见山地向对方提出了问题。

    1521年西班牙殖民者占领了北美的墨西哥地区,于1535年在当地设立了“新西班牙总督区”,并在同年建立了美洲的第一家造币厂,生产铸造银币

    。在16世纪中叶,墨西哥地区的白银使用量已经占到了全世界耗银总量的三分之一,大量的银币通过海上贸易航线被运到世界各地用作贸易支付。直到19世纪墨西哥独立,当地所出产的银币都是西班牙在海外殖民地通行的货币之一。

    币面上有“M”字样标记的墨西哥银币在东亚也同样流通着,西班牙殖民当局从上个世纪开始便将其作为主要支付手段,而大明的海商也很乐于接收这种工艺和质量统一的制式银币,这远远比大明民间各种成色重量混乱不堪的散碎银子要好用多了。

    从大明万历年间开始,便有大量的西班牙银币通过跨国贸易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历史上直到两百年后清廷输掉了第一次鸦片战争,与英国人签署《南京条约》的时候,条约中所有赔偿款的货币单位也依然是被称作银元的西班牙银币,由此可见这种货币的影响力之深远。

    当然了,由于海汉在这个时空的出现,西班牙银币在东亚的普及恐怕就不会再像原本历史上那么顺利了。海汉的流通货币虽然是纸币,但背后却有足够的黄金作为信用保障,加之海汉一直在用贸易手段大力推广自家的金融体系,因此也使得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出现了西班牙银币和海汉纸币通用的奇景。

    不过这个时候大明民间使用西班牙银币多少还有顾忌,还没像清朝时期那样直接变成了货币在市面上流通,所以海商从贸易中收取的西班牙银币带回国之后,往往需要通过一些民间渠道将其兑换成官银,这样才便于在一些正规渠道使用。而惠丰号作为钱庄,其经营项目中便有这种西班牙银币兑换官银的业务。

    当然这种兑换并非免费,即便是成色上好的西班牙银币,兑换成官银也要按比例收取一定的费用。而惠丰号背后的大老板就是许心素,以他在福建的影响力,要将钱庄收回来的这些西班牙银币再变成官银,无非就是建一处铸造作坊的事,经营成本可谓极低。

    许裕兴认为,银币或许会是调查工作的一个突破口,而作为惠丰号经营者的秦掌柜,自然对市面上的银币流通状况会比较了解。

    秦掌柜闻弦歌而知意,当即应道:“你是想由此来判断是否还有商人在跟西班牙人做买卖?”

    “秦兄所料不错,小弟手头上正在调查与西班牙人有关的案件,涉案人极有可能是与西班牙人做买卖的福建商人,希望秦兄能够帮帮小弟,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许裕兴见对方立刻便猜出了自己的意图,当下也就坦然承认了。

    秦掌柜没有立刻正面回应,而是对他说道:“许大人虽然去年禁了跟西班牙人的贸易往来,但可没有禁过西班牙银币在市面上的流通。你可知从万历年间至此时,每年有数以十万计的西班牙银币流入大明,而其中至少有一半都在福建,市面上流通的银币数量要远比你所认为的多得多,也一直有商人会拿银币来兑换官银。如果仅是到惠丰号来兑换官银的行为,其实很难认定是在与西班牙人进行贸易的结果。”

    许裕兴道:“秦兄所说的确是有道理,不过或许我们可以从中筛选出一些特别的对象,比如每次来兑换的时间间隔有一定的规律性,每次兑换的数量特别大,且其所从事的产业恰好又是海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