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限之神话逆袭 >章节目录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唯有一战
    听到谢云流那决绝的话音,看着半空那截飞舞的衣摆,李重茂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割袍断义,他竟然与自己割袍断义,我错了,我真的做错了。

    他从未想过要抛下自己,他选择回到纯阳,是想在大唐站稳脚跟,然后更好的帮助自己。

    我究竟……干了一件怎样的蠢事啊?

    此刻的李重茂又慌又悔又恨,无论实际上还是精神上,谢云流一直都是他最大的依靠。

    这也是他不愿谢云流重归纯阳的原因,他最怕的就是谢云流抛下他,再也不管他,如今谢云流与他割袍断义,他是真的有些慌了。

    心慌的同时,李重茂又悔恨交加,他不恨谢云流,任谁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算计坑害,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恨的是蛊惑自己的藤原广嗣,恨的是鬼迷心窍的自己。

    有时候世事就是如此弄人,越在乎反而越容易失去,李重茂因为太在乎谢云流,一受他人蛊惑,便干下这等蠢事,反而失去了这个有着数十年情谊的朋友。

    从少年时起,谢云流就是李重茂的知心大哥哥,李重茂也打心眼里将谢云流当成自己的兄长。

    在他迷惘的时候,是谢云流陪在他身边开导他,在他无助的时候,谢云流告诉他,他一定会帮他。

    “若是将来,我有许多事处理不来,你会帮我的吧?”

    “那是自然,重茂之事,便是云流之事,有我在,放心便是。”

    “还是你对我最好,世上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会如此待我了。”

    话犹在耳边,然而那份肝胆相照的情谊,却被他的愚蠢,斩成了两半。

    “啪”

    李重茂心态崩了,他抬手便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脸颊瞬间肿了起来,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他纵身下马,身形闪动间,身后留下了道道残影,此刻他的速度,竟不在罗长风之下。

    李重茂不管不顾的冲向谢云流,野村一郎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伸出的手只抓到了他的残影,只来得及叫出一声:“太子殿下……”

    大唐皇室专属武学“卧龙步”,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轻功步法,又哪里是他抓得住的。

    野村一郎感觉,事情要糟。

    这废太子李重茂,是他们图谋中原最重要的棋子,当然,谢云流也是,可如今的态势,似乎这两颗最重要的棋子,都要脱离掌控。

    “云流,云流……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除了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你不能不管我……”

    李重茂全力施展卧龙步,在那截衣摆还未落地前将之抄入手中,无视指着他的五把剑,奔至谢云流面前,眼中带着泪花,神色慌乱的哀求着。

    看着李重茂此时的状态,罗长风与李复阿青默默放下了举起的长剑,便连最为铁石心肠的祁进都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见李重茂如此模样,最为心痛的还要数谢云流,他脾气性格一如既往的刚直冲动,此时却也有些后悔。

    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他此时也只能闭目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你做这件事时,你就该想到,若他日我知道了真相,会是何等感受。”

    李重茂泣道:“我想不了那么多,我当时知道你约李忘生相见,欲化解当年的恩怨,我便方寸大乱。”

    “你若与纯阳尽释前嫌,便要离开东瀛,重归纯阳,你走了我又该怎么办?”

    “此时藤原广嗣便向我提出了这个计划,我当时只想着将你留住,我……我只是怕你走啊!”

    谢云流默然无语,卓凤鸣张口欲言,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敢说什么,李重茂之事干系重大,他也不敢轻易开口。

    罗长风心里也很清楚,此时谢云流需要一个台阶,他与卓凤鸣他们不同,他看得更加长远,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是以他清咳一声,弱弱的道:“大师兄,我看他也只是因为太在乎你,所以才一时糊涂,好在并未给我们造成什么伤害。”

    “如今看他也是诚心悔过,要不……你就给他次机会,原谅他这一次?”

    李重茂闻言,感激万分的看了罗长风一眼,随即满目希冀的看着谢云流。

    谢云流迟疑的看了看李重茂手中那截衣摆,依旧没有说话。

    罗长风见状,眼珠一转,探手从李重茂手中取过那截衣摆,嬉笑道:“多好的衣服,就这么割坏了多可惜,不过没关系,纯阳宫的女弟子女红很好,缝上也就是了。”

    说着便将那截衣摆塞进了谢云流怀中,谢云流也没什么动作,任由他作为。

    罗长风做完这件事后,状似自言自语的道:“衣服破了还能缝补,有些东西破了,可就再也补不上了,好自为之吧!”

    李重茂浑身轻轻一颤,默默对着罗长风抱拳躬身一揖。

    谢云流终于开口,他轻叹一声,道:“罢了,既然小师弟替你说和,我便原谅你这一次,今后在做事前先过过脑,莫要再被人利用。”

    李重茂大喜过望,连道:“不会了,决然不会了,只要你别不管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说完这句话,李重茂回过身来,看向野村一郎,大声道:“野村君,退兵吧!放云流离开。”

    野村一郎脸色难看的道:“太子殿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李重茂道:“我知道,从一开始,这个计划就是错的,既然是错误,就要及时纠正。”

    野村一郎怒道:“李重茂,你这个无耻叛徒,之前你背叛谢云流,现在又背叛了我们的盟约,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出手吗?”

    李重茂闻言也是大怒,正要再说些什么,一只大手放到了他的肩上。

    是谢云流,他将李重茂向后拉到自己身侧,沉声道:“你还不明白吗?对你来说,这是个错误,但对藤原广嗣来说,他从来没有错。”

    “我们不过是他手中的两颗棋子罢了,如今棋子不再受他掌控,他自然得将之毁掉。”

    罗长风附和道:“很简单的道理,自己无法掌控的棋子,也绝不能让给敌人,令双方实力此消彼长。”

    “藤原广嗣狼子野心,他的目标,从来就是我大唐的万里江山,若你们一直与他合作,才是真的与虎谋皮。”

    谢云流手中长剑一摆,喝道:“不必多言,今日……唯有一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