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章节目录第九章 再叫,揍你
    周平等人对面的茶室窗前,章牧之“啪”地抓住了童三肩膀,眼睛瞪得铜铃大,死死盯住了擂台上少年的玉佩。

    童三看他面孔扭曲,目光含泪,额头直冒热汗,一下子竟忘记了称呼“统领“,低声惊问:

    “二哥,你怎么啦,是不是犯病了……轻,轻点,俺的骨头快被捏碎了……”

    白灵儿闻声跑过来,急道:

    “你俩快往后退,别让外面的人看见。”

    但章牧之似乎钉在了原地,死死不退,也不肯讲话。童三没办法,不敢使劲拖拽,运功抵抗。白灵儿急中生智,端起一杯茶绕出窗外,泼了过去。

    噗……

    白汽腾起,连边上的童三也烫得“哇哇”叫。

    章牧之终于松开手,甩了甩脑壳,茫然一抹满脸的茶叶,恨恨扭头道:

    “丫头,你就这么不待见章叔,想烫熟了吃?”

    好在,广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于擂台,没有人注意这里。

    急促喘息了一阵,信天游站直。左手将龙型玉佩赛入衣襟掩好,右手举起一串小牌子,对光细看。

    今天的这场战斗,畅快淋漓。

    不施展神通,几乎是凭借原始的身躯之力将邴虎制服。那货赤手空拳的攻击力,快赶上小黑了。但与小黑嬉闹时,都没有拼命,不过瘾。

    谁料想,那货最后竟然狂化,逼得自己也消耗了一丢丢储备能量。

    事实证明,修行的长处并不在于对血肉之躯改造,这一点颇不如生命科学的效果直截明显。只有超越原始阶段,进化出法力,施展出法术,才可以与科技抗衡。

    本次贴身搏杀的极限试验,报酬颇丰。三十二万两黄金到手,杠杠滴!

    邴虎的抹额貌似用深海硅木做成,价值千金。得察看清楚,千万别是赝品。蚊子好歹也是肉,不能大手大脚,随便丢弃了。

    欢呼声渐渐消逝,众人目瞪口呆。

    哎呦,这可是光明正大的擂台,不是杀人越货的现场。还是第一次见到胜利者公然搜刮了失败者的器物,还当众验货,动作老熟练了。

    白沙府尹郝仇上前几步,指着擂台怒吼道:

    “你这厮藏头露尾,竟敢,竟敢抢夺……”

    信天游一听不乐意了,将抹额揣入怀里,抬手一指,霸气侧漏。

    “再叫,揍你!”

    郝仇一惊,吓得蹬蹬蹬又退回去了。

    方才听朱里子讲少年只是个凡人,他一时忘形才胆子大。而今看来,对方击败了邴虎,并不比仙师差。万一凶性大发,别说揍,当众打自己两个嘴巴,那也受不了!

    众人大开眼界,心里直呼痛快!

    几个差役匆忙钻入擂台底下,拖出了骨骼扭曲,浑身血迹斑斑的邴虎。有人一探鼻息,喊道,还有气……

    站在观礼台前端的周国大王子周海,厌恶地瞪了不中用手下的伤躯一眼,哈哈大笑道:

    “蒙面打擂,抢夺财物。华国的穷山恶水,果然出刁民呀。嚣张霸道,连府尹也敢打?哼,且让本王子会一会这位,不知从哪个犄角疙瘩冒出的高人……“

    眼见华文到了断头台下,刽子手邴虎却先一步报销,严密计划顷刻崩塌。周海怒不可遏,恨不能生撕了少年,碍于王子的身份先讲一番道理。

    言毕,身躯一耸,平平飞过了三丈距离,稳稳站立于擂台上。

    见他辱及华国,众人一片聒噪。

    周海却理也不理,朝前轻蔑地一招手,道:

    “小子,过来,不是挺能打的吗?打败我的护卫不算本事,打败我,你就可以名扬天下了!”

    章牧之见此一幕,转身喝道:

    “密侦司听令,出动所有聚集于城隍庙的人手,包围住擂台。白沙府差役若敢阻拦,就给我打开,必要时可以动用兵刃……童三,跟我走。“

    言毕不等属下回应了,跃上窗台一声呼啸,冲天而起。.

    童三莫名其妙,赶紧跟上。

    嗵……见到擂台前方凌空落下两个人,周海不由得一愣,老老实实闭嘴。

    别说,这货虽然横,还真有点怵章牧之。

    身为王子,当然知道金一银二铜三铁四的故事。天启对三人而言,不仅仅是君王,还是发小,大哥。

    章牧之掌持密侦司,予人的印象是谦谦君子。可一旦发起狠来,啥事都干得出。况且,他身为开光五重境的念师,有能力杀死自己……连做梦都想悄悄杀死自己,好让周国混乱起来,无暇吞并华国。

    唰……

    观礼台上站着的三人踏上两步,原本肃立于周海椅子后的五个人立即齐刷刷冲上前。赫然是开光第五重的剑师朱里子,两名开光二重的武道仙师,五名通幽九层的巅峰武者。

    这份实力,倾尽华国之力也不容易凑出,仅仅只是陪同周王子出访的供奉与护卫。由此可见,周国的底蕴,与华国根本不在同一量级。

    周海本身是开光三重的武道仙师,所以特别喜欢武者,不怎么待见法师。若将法师也囊括在内,随行名单会更加恐怖。

    “密侦司统领章牧之,见过周大王子。”

    章牧之拱手,深施一礼。

    童三拖后两步,大刺刺叉开双腿,双膀横抱在胸前。

    章牧之的话一出,最外圈的百姓直往后缩,后面的却拼命朝前挤,都想看看可以止住小儿夜啼的密侦司统领,是何模样。

    总之,历朝历代的特务机构都是最神秘阴森之所在,没一个会有好名声。

    郝仇小心翼翼走到观礼台边,喝道:

    “章牧之,你眼中还有王法没有?身为朝廷官员,竟敢勾结江湖帮派,扰乱我白沙府主持的擂台争雄。”

    这货狡猾,先给对方扣上一顶大帽子再说。

    章牧之不亢不卑道:

    “郝大人,密侦司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童三乃我司的谍子,今日在此,一为保障擂台顺利进行,二为保护周王子的安全。”

    面对这番冠冕堂皇的说辞,郝仇被噎的说不出话。

    密侦司统领章牧之,王宫禁卫统领铁四,级别虽然比他低,却只听命于华王天启。连王后周媚也休想指挥动,撤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