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回名门 >章节目录第608章 你就是罪魁祸首
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

宴席厅里的众人等得已经不耐烦,连程家的家主程仁功也都在皱眉,不禁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出来?”

“时间,未免长了些。”

站在一旁的祝奉义冷哼了声,倒也没有太过纠结,冷笑道:“你放心吧,江城这厮作恶多端,上天已经容不下他,今晚就是他的死期。”

程仁功叹了口气。

他并非不愿相信祝奉义的话,只是心里没底,让他心神不宁。

祝奉义坐在距离包厢门最近的地方,他优雅地端起茶杯,笑了笑后说道:“刚才,我感应到了股极为强大的气息,让我心神颤动,想必就是终南山那位小天师在与江城斗法。我说句实话,在那位面前,我根本不够看的。”

基于这个前提,祝奉义无条件相信吴天正。

程仁功听到这番话后多少松了口气,江城可是她的杀女仇人,他无时不刻都想亲手杀了江城。

“他最好还活着,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他!”程仁功狠狠说道。

“是你不放过,还是他不放过你?”

人群中忽然冒出这句话,令程仁功脸皮挂不住,当即转头怒视说话的那人,迟疑道:“唐宁?怎么是你?”

来者正是唐宁,唐显宗之子。

唐宁走到二人面前,当他目光落在祝奉义身上的时候,明显露出了抹愤怒,感知能力出众的祝奉义也觉察到了来自唐宁的愤怒,不禁疑惑起来。

自己怎么就招惹他了?

祝奉义百思不得其解。

唐宁没表现出太多的情绪,视线继续回到程仁功身上来,他笑道:“我自然是受江家公子邀请而来,这是人众皆知的事情。”

程仁功神色不善地冷哼了声。

自己的辈分可是比唐宁高出足足一辈的,且唐家在燕京五大家族中拍在末尾,便是唐家话事人见到自己也要客气三分。

谁给唐宁的底气?

“你方才说,我不敢在江城那厮面前说那些话?可笑至极,我乃程家的话事人,江城这种小虫子怎么都进不了我的法眼。”程仁功大言不惭,说起这些话来脸皮比城墙还厚,反正死去的江城也不能再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程仁功甚至还挺了挺腰杆。

唐宁非但没有丝毫担心,反倒笑了起来,摇头道:“你们都以为江城已经死了才敢说这话,你们又怎么肯定,江城一定死了呢?”

“嗯?”

祝奉义神色不善。

他怎么觉得,唐宁是特意来捣乱的?

“唐家小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如果想和我们两家谈判的话,让你父亲或者你爷爷过来,你的话起不到任何作用。”祝奉义寒声说道。

唐宁没有被祝奉义吓到,反倒走进了几步,自信满满地说道:“江城会从这扇门里走出来,你们祝家和程家的计划终将落空。程家主,你女儿真是死有余辜,幸好被江城杀了,要不然迟早会将你们程家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你……”程仁功大怒。

连宴席厅里的其余人都极为震惊,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番诛心的话居然会从唐宁嘴里说出,要知道先前的唐宁不过是唐家豢养的废物公子哥而已,他有什么底气与程仁功以及祝奉义两大巨头叫板?

活腻了吧?

祝奉义挑了挑眉头,想呵斥唐宁。

唐宁发出声嗤笑,眼神极为轻蔑,对祝奉义说道:“祝家主,你也不用着急。你们家那两个儿子,还在路上等你呢。他们死得还真是不冤,欺男霸女,京城早就苦祝家久矣,唯一可惜的是他们死得太早了,便宜了他们。”

轰!

宴席厅直接炸开了锅。

唐宁可真敢说!

谁不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实存在的,可大家都生怕被祝家这位盯上,皆闭上嘴巴不敢提及。 

眼下,唐宁居然戳破了那层窗纸。

这些人齐刷刷看向当事人祝奉义,想看看他到底会做出何种决定,祝奉义的胡子颤动不已,显然愤怒到了极点,他一巴掌将唐宁扇飞,怒道:“放肆!”

“我祝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今天大家都在现场,清清楚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是在此地将你格杀,你父亲也一个屁都不敢蹦!”

祝奉义虽不是江城对手,但也是实力强横的主。

他几乎用尽全力的一巴掌,直接将唐宁的脸颊扇得皮开肉绽,重重砸在地上,即使如此,祝奉义显然也没有决定放过他。

自然,也不会有人胆敢阻拦。

那就是在找死!

唐宁被祝奉义踩在脚底,肋骨似乎也断了几根,可即使如此,唐宁仍旧含着血笑道:“无能狂怒?你这条老狗,就是花一辈子的时间,也赶不上如今江城的脚步。”

“你就是刽子手,迟早要遭报应的!”

祝奉义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他不明白唐家的这个废物公子哥为何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念,他踩着脚底的唐宁,微微摇头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你太过深入接触江城,也受到了他的影响,我会送你上路,为唐家除害。”

“老狗,你有脸说这些话?”唐宁哈哈大笑。

不知道为何。

祝奉义看着如陷癫狂的唐宁,心底竟感受到了丝丝惶恐,让他如芒在背。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何如此憎恨你,甚至巴不得你死?”

唐宁笑得累了,便任由祝奉义踏着他的胸膛,而自己则是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目光深渊,如同陷入了回忆中,他喃喃道:“老狗,你连自家的人都能下得去手,世上怎么会有你如此狠毒的人?”

“敏敏,死于你和程盈盈之手,我什么都知道了!”

“你!还有他!都是屠夫!”

祝奉义瞳孔猛地一缩,唐宁居然什么都知道,这种事情可是忌讳中的忌讳,祝奉义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慌乱之下强行镇定下来,先是脚上更加用力,而后冷声道:“胡说八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替唐家先除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