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汗毛,苏家不会放过你!”

    一想起刚刚被云飞扬单手拎起来,摁在墙上的样子,苏志浩不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这小子吃错药了?

    平日里张秋云对云飞扬大呼小叫,这小子连句屁都不敢放。

    整个苏家的亲戚也对他冷嘲热讽,随便欺负,他不相信这么一个软弱无能的上门女婿,今天敢对他动手。

    “动你?脏了我的手。不过……”

    云飞扬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药效开始发作的王总,冷笑说道:“你这种小白脸,不知道王总会不会喜欢?”

    “你……”

    苏志浩眼神一缩,刚想说话,云飞扬一把将苏志浩撕了过来,将另外一瓶助兴药直接灌进了苏志浩的口中。

    “呜呜呜呜呜……!”

    苏志浩不停地挣扎,可在云飞扬的面前,苏志浩这种普通人根本没有反抗之力,整个一瓶药被硬生生地灌了进去。

    “你,你敢对我动手?云飞扬,你完了!咳咳咳!”

    苏志浩没想到他一直看不起的苏家上门女婿,竟然敢对他动手,恼怒之余,更是连连地咳嗽,想要把药咳出来。

    这可是整整一瓶药,吃多了,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啊!

    而王总此时的药效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望向苏志浩的眼神也直勾勾的,让苏志浩心里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

    “你们两个慢慢玩。”

    云飞扬扶起在床上没什么意识的苏雨涵,想要离开房间。

    “云……云飞扬,你他娘的不能扔下我!你把我也带走!”

    苏志浩明白云飞扬的意思了。

    云飞扬这是想把苏志浩跟王总关在房间里面。

    他们两个可吃了大量的助兴药,被关在这里,可是会出事的。

    “云飞扬,你别走,王总,你要干吗?别,我是苏志浩啊!艹!你个死变态,把老子放开!啊!!!”

    身后,王总已经开始撕扯苏志浩的衣服了。

    云飞扬并没有多管身后苏志浩的惨叫声,带着苏雨涵在酒店之中,开了一个房间。

    云飞扬将苏雨涵轻轻地放在了酒店上。

    王总给苏雨涵下的是迷药,有云飞扬护在身边,睡一晚上药性自然就散了。

    望着床上着精致的容颜,云飞扬不禁有几分自责。

    云飞扬有点儿太着急了。

    苏雨涵最近在公司冒得实在太快了,这会引起苏志浩父子的忌惮。

    可云飞扬没想到苏志浩会做的这么绝,他这是想要彻底毁了苏雨涵。

    “雨涵,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会伤害到你。”

    云飞扬凝望着苏雨涵绝美的容颜,目光之中,透漏着坚定之中,随后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给我去查一个叫王友良的人,找人,把他给我阉了!”

    云飞扬的语气中透漏着冷意,连周身的气质也变得阴寒了起来。

    这个王友良不是别人,正是对苏雨涵有歪心思的王总。

    敢对我老婆下手的人,不管是谁,都必须付出代价!

    第二天清晨,当苏雨涵缓缓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这是苏雨涵的第一反应。

    “我这是在哪里?”

    苏雨涵缓缓地撑起了身体,目光之中,也带着几分疑惑之色。

    昨天,苏雨涵的最后记忆,停留在跟王总喝了一杯酒,随后她在挣扎,可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难不成?

    苏雨涵的心中大惊,可随后,苏雨涵醒转了过来,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

    “你醒了?喝杯热水,暖暖胃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关切的声音在苏雨涵旁边响了起来,苏雨涵扭过头,目光之中,忽然涌现出来了一抹浓浓地恼怒之色。

    “云飞扬,怎么是你?”

    苏雨涵眉头皱了起来。

    那天云飞扬在酒吧赌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苏雨涵对云飞扬很失望。

    “昨天,是我把你从酒吧带回来的。”

    云飞扬将昨天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嘱咐道:“雨涵,那个王总是苏志浩派来的人,你要小心一点。”

    苏雨涵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很多,随后苏雨涵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眉头一皱:“云飞扬,你是怎么在银河出现的?”

    银河可是整个东海规格最大的酒吧,没什么经济基础的人,进去了连杯白开水都喝不起。

    “是朋友请我去的。”云飞扬随便找了个理由。

    “朋友?”

    苏雨涵目光更是失望了几分,连声音中也透漏着几分讥讽:“是借钱给你的朋友吗?你这个朋友,倒是对你挺好的。”

    云飞扬为了借钱,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混在一起,苏雨涵一想就来气!

    云飞扬什么时候能跟个正常男人一样!

    云飞扬不能多说,生怕多说一句就会露馅:“这是热水,你昨天喝了酒,早晨喝点儿热水可以暖暖胃。”

    云飞扬将白开水放在了桌上。

    看到热水,苏雨涵的心变得微微地柔软了几分。

    虽然云飞扬为了钱,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混在一起,可他也是为了替苏雨涵还一千万的账目。

    昨天,云飞扬救了她,在酒店里面一晚上也恪守本分。

    虽然云飞扬没什么出息,但是结婚之后,云飞扬对她还是挺不错的。

    云飞扬离开家的这几天,张秋云整天不做家务,家里没人做饭,整天吃一些残羹冷炙,苏雨涵的老胃病都开始犯了。

    “昨天晚上真的是你救了我?”

    苏雨涵放下水杯,有点儿不相信。

    以前苏志浩对云飞扬各种冷嘲热讽,云飞扬从来不回一句。

    在苏雨涵的印象里,云飞扬是那种软软弱弱的人,被人当众讥讽了也不知道回嘴,怎么敢对苏志浩动手?

    云飞扬随便找了个理由:“苏志浩跟那个王总见到我就吓了一跳,连句话都不敢说就跑了。”

    苏雨涵这才点点头。

    看来当时苏志浩也害怕事情闹大了在家族影响不好。

    苏雨涵挡了他们在公司的路,这两个人自然不会轻易罢休,以后要多防备着点儿这父子两个人。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苏雨涵整理了一下衣服,提上包,眼神复杂地望了云飞扬一眼,随后离开了酒店。

    而云飞扬也没在酒店多待,也很快离开了。

    在去公司的路上,苏雨涵的神色中,带着几分忧色。

    若是云飞扬是个上进的人,苏雨涵愿意跟云飞扬重新开始。

    可在那些狐朋狗友那里,苏雨涵真的害怕云飞扬会学坏。

    原本苏雨涵对云飞扬已经彻底失望了,可怎么说,昨天云飞扬也是救了她。

    苏雨涵犹豫了几分,心里下了个决定。

    苏雨涵准备拉云飞扬一把,给云飞扬最后一次机会。

    ……

    苏氏集团,苏志浩办公室。

    苏志浩此时脸色铁青,用一种什么诡异的姿势坐着。

    屁股不敢全部落在椅子上,昨天那个王总实在是太变态了。

    现在苏志浩的屁股只要轻轻地一碰,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真他娘的晦气!”

    苏志浩气得把手中的茶杯都摔了出去。